其實,我自己有一組塔羅牌。

在大三大四在豆花店打工(對,闆娘就是有名的豆花西施),

闆娘好友店長是自覺塔羅的達人,算著算著就想著自己也可以試著替自己算,就不用老麻煩店長

(讀中文系有一門叫作#易經 的課,也是算命想著能互通)

自己跑去店長推薦的店買了便宜基礎的#韋特塔羅牌

與一本《其實你已經很塔羅了》與自以為融會貫通的皮毛,開始招搖撞騙

不過,

塔羅真的是能夠沈殿下心情與自己溝通的一個過程

卻不適合自己算自己,會因為自己的得失心與偏心的想法,得到的解果會比較不公正

這次體驗#amy老師 的詮釋牌

是由心理學家針對人類心理學的解釋詮釋,每種牌上有一段小小的對話

由占卜師與求助者之間,透過牌意的對話

體驗的時候,是11月9日

我還處在待業無頭蒼蠅狀態,面對美甲應徵不斷地收到無聲卡的失落狀態

透過網路視訊方式,與#amy老師 洗牌切牌選牌

 

 

對於前途茫茫不知道去向的工作,原來

我內心一直渴望的是工作所帶給我的#歸屬感

不同的關係存在,就有不同的角色。扮演不同的角色,就有不同的定位模式。進入角色定位情境,如實地看待關係,歸屬感就此產生

想從事厲害的公關領域,投身於活動公關

培養出反應與危機處理

想矯正自己的慾望,把行政職轉換成社群行銷

練習寫文案、構思發想、腳本企劃

但是在這份工作裡,滑鐵盧跌倒了,開始害怕自己其實不適合做企劃類型

(但我還是認為,我是喜歡與人溝通而悶著頭幹些讓人會睡著的日常繁瑣)

藉著職訓局的課程,我逃到#美甲 的世界

說是逃離,也不能全說是逃,或許正確的說,是對美的延伸

(保養品小編晉級成美妝部落客後再兼任個美甲師,多麽熱愛美容產業啊!)

 

至少在替姊姊妹妹朋友做指甲的過程,是舒暢喜歡的

也天真的以為美甲的童話裡頭,就像是我想像的那樣能夠順遂平步青雲

在結束#詮釋牌占卜 後2天,10月底面試的美甲店長就私信我要我下週去上班

當下心理可是樂的天女散花心花開,完全沒有考慮也不care美甲助理的日子對於後來與部落客身份

是多麽的難以去維持,其實到今天#我是不開心的

被美甲店佔據每天11小時,每月佔據24天

生活滿滿滿的美甲,應該想起來是該開心的

能夠實現與人溝通、完成人客想要的作品的美甲師,但

我是個擁有美甲基礎(粗淺來說是知道美甲有哪些步驟有啥的零經驗)的助理

能夠做的事,很少很基礎也很踏實。只是生活質量被美甲助理這份職業給壓迫

我得要早起去完成我部落客的攝影,用零碎時間替照片修圖修正

再用下班時間熬著黑眼圈與疲倦感寫文章,生活與之前的閒適差異太大,讓我內心投下一顆不開心的原子彈

在外公驟然的選擇離開世界,我的更是疲累:美甲、喪事、部落格

排定好的行程被打亂,用淚水與蓮花去填補那些空洞

而部落格,能夠延緩的延緩若真不行已到死線,就拼死拼掉睡眠去完成它

(然後腦子就轉不過來,記憶也衰退,老是記不清楚交稿日是那天)

 

另外一件影響我的是,我的阿婆yuri

外公的離開,對阿婆總體而言是解脫(沒人限制她可以光明正大做自己喜歡的事)

但是屋齡30年的房子,突然剩下阿婆一人

她其實會害怕(但絕對不是害怕阿公的仙魂),面對習慣的日常突然的劇烈變化

會不習慣、會害怕是正常的,而且阿婆很勇敢

老是在電話裡和我說,她要勇敢面對不要害怕也不會想要我去陪她

(對,我老是嚷嚷要去陪她過活)

(從大三四開始在阿婆家裡暫居,也有七八年之久,挺習慣的)

(只是今年太特別,也太混亂,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一年我很長時間不在阿婆家)

 

我的#歸屬感

現在寄託在想要快點回歸到阿婆的身邊,像昨天晚上一樣

賴在她身旁撚柒說三、或是夜裡被她叫起來幫他按摩痠痛的手or腳

我懷念過去這樣的親暱生活,而目前這份#美甲助理 成了我頭上的緊箍咒

想要逃離,但明明白白知道這次旅途我要得到什麼or完成什麼

目前只能讓自己快速完成我的任務,才能好好的不拖泥帶水的去陪阿婆數星星看日初

 

詮釋牌占卜。粉絲團|愛新思維學習中心

 

 

 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ng 的頭像
Ying

我是孫寶。

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